The Notebook 圣诞特别篇

甜到尖叫啊啊啊啊啊表白夫人!!!

小汉堡和小豆蔻:

The Notebook


圣诞特别篇


《真爱至上》


         summary:这个平安夜isak也许意识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


  目前已知的是,isak varltsen这个男孩儿虽然才17岁,内心却比他的外表,以及他的很多同龄朋友都要现实得多。
  一年级的时候isak总是跟在jonas和eva屁股后面,看上去像他俩的小弟弟,一个只需要淘气捣蛋的无忧无虑小男孩儿。
  但实际上,isak是他的朋友中最早一个开始拒绝相信命中注定和此生唯一这类词的。
 
     isak比较相信感觉。  
  感觉开始了,一切都会顺其自然地发展。感觉结束了,一切也会顺其自然地结束。
  而顺其自然的世界里不存在命中注定这回事。
  特别是一年前他仅仅用几个谎言就导致了jonas和eva的分手以后,isak越发深信自己的理论。
  不得不认可他的是,保持理性的确是件好事,理性可以避免很多盲目。 
  
        但问题同样不期而遇,因为isak现在也有了一个自己的恋人,毫无疑问的是,这个人带给他的感觉他从来没从别处获得过,他非常非常爱他。
  可是爱这个东西,当它降临到你身上的时候,几乎等于同时带走了你50%的智慧和50%的冷静。    
        所以isak打从心底认为,如果自己想好好留住这段感情中最美丽的部分,那么他就得时刻利用好他的理性。不对未来做过多期待,着眼于现在,那么即使明天发生的事情再坏,他相信自己也可以承担。


        但生活的剧本却是永远没个定数的。
    


2016年12月24日


平安夜


上午9点19分      
       
        magnus的求救短信从早上开始,就以每半分钟一条的刷屏速度淹没了四人聊天小组。
  isak躺在自己家里的大床上和天花板干瞪眼,不太愿意相信自己在平安夜的早晨居然是被magus的消息活活震醒这回事儿。


  isak今年的圣诞假期安排如下:
  12月23日,他和even各自回到自己父母身边,在家中呆上一整天的时间,活动以帮助家人们进行圣诞采购为核心。以此为交换,他们可以获得一个完全自由的平安夜。
     而他们打算逃开一切party,度过一个难忘的两人世界。
  等到25号,就轮到isak兑现他对爸爸和妈妈的诺言,他会带着even去见他们,一家人共进一顿圣诞大餐。
  
        然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发讯息告诉even,他们的约会泡汤了二分之一。magnus家发生了紧急情况,他和jonas都决定赶过去帮忙。
  
        magnus和vilde进展并不顺利,而这恰恰是因为他真心喜欢这个女孩,而不是仅仅渴望一次性体验。
  vilde也一样,她很快向父母介绍了自己的新男友。事情本来还算顺利,但当本来就不太看好magnus的vilde母亲得知magnus的妈妈是一个bipolar患者时,她便严厉地拒绝了女儿继续同这个男孩交往的请求。 
        magnus因此非常受伤,他太过激动以至于没来得及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便粗心地把一切错误归结到了vilde和她母亲一样的刻板偏见上。
  他们脆弱的关系经受了一场剧烈的争吵,而争吵的内容恰好被最近正处于低落期的magnus母亲听到。
  
        平安夜本来也应该由一个平安的早晨开始,但magnus却因为vilide的分手威胁和母亲的突然出走陷入双重崩溃当中。
  好在isak和jonas几乎都立马做出了放弃假期,赶去magnus家帮忙的决定。而跟随父母去了国外度假的mahdi则只能隔着半个大洋发来他的安慰和问候。   
   
   不确定even是否醒来,isak选择了发讯息而非打电话。没想到两分钟后even那边便传来了回复。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和jonas都打算赶过去。我们改到四点在Youngstorget大街入口见好吗?”
       isak并没有打算和even详细解释magnus家的状况,他总觉得bipolar这个词在他心中仍然不够清晰,所以从不轻易提起。
  
         “当然❤” 
        even依旧回复得很及时。
  isak刚打算也在聊天框中添上一颗心时,又收到了even的下一条信息, 
     “everything willl be ok at last❤”
  
        isak握着手机,在因为节假日而变得十分冷清的巴士上露出了今年平安夜的第一个笑容。


中午11点27分
   
  
      气喘吁吁的isak和jonas在magnus家门前成功汇合。 
  
      这里是216号,Fossbakken家,一桩白色小别墅。
  
      magnus在门铃响后30秒内成功抵达,他从门口的栅栏里探出半个头来。这张平常总是乐呵呵的脸上今天失掉了一些光彩。  
  
       看见是isak和jonas,magnus露出感激的眼神,笑容仍然虚弱。
  isak本来以为这栋白色小别墅里现在的气氛一定十分冰冷。然而在他和jonas进门以后,迎接他们的只是magnus爸爸,Fossbakken先生慈善的笑容。
  Fossbakken先生看上去比magnus还要冷静得多,他甚至细心地替两位年轻朋友准备了热茶和饼干。 
        男孩儿们面面相觑,isak抢先撞了jonas的肩膀,示意他开口提问现在是什么状况。为什么在他们都以为将面对一团糟的紧急情况时,Fossbakken先生却还在不紧不慢地做着出门准备。而magnus,从他们进门后就摊在沙发上装死,整个人看上去无精打采。


  这种慢悠悠的气氛,如果不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人,一定会以为他们现在要出席的是一个晚宴,而不是一场寻找朋友失踪母亲的紧急行动。
   
         终于,在isak和jonas在沙发上来回互戳了十几次却仍然没人打算先吱声的情况下,Fossbakken先生总算是准备妥当,他衣冠楚楚地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了自己家门口,向客厅里的青少年们宣布,
  “小伙子们,咱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直到isak一头雾水地被推上了那辆白色特斯拉的副驾驶,jonas则捧着那束把他遮得脸都看不见的玫瑰花和意志消沉的magnus并排窝在后座时,一切简直变得更诡异了。
  
         Fossbakken先生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焦急地发动了这辆闪亮的白色特斯拉。  


        出发十分钟以后,他们拐上了一条前往郊区的公路。


  这十分钟里车内气氛凝重,jonas第十一次推搡magnus开口无果后,只好在isak的眼刀威胁下向Fossbakken先生提出了他今天第一个问题。 
        “嗨,先生,我能问问我们现在这是去哪儿吗?”
    
       “去找magnus的妈妈”
  Fossbakken先生目不斜视,在开车之余平静地解答了jonas的困惑。
 
        
        好吧,并没有。


       isak只好紧接着自己兄弟的问题问道,
      “很好。但您现在看起来很轻松,这……”
    一代谎言宗师也有卡壳的时候,isak组织语言失败,声音越来越小。  
  
       反倒是Fossbakken先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自然无比地向isak提问道,
      “对了isak,你就是magnus提起的那个,交了个患有bipolar男朋友的男孩吗?”
 
     “呃??”
       isak一时反应不来这个突然发问,只好瞪大了眼睛盯着一旁的Fossbakken先生。
       Fossbakken先生笑了笑,耐心等待他的回答。


      “是”
      isak意识到如果他不吱声,这个四人车厢内的气氛就会一直这么尴尬下去。好吧,他僵硬地动了动自己的脖子,点点头。
  
      “所以他做了什么”
      Fossbakken先生接着发问。
  
      这下isak完全明白过来了,肯定是magnus这家伙走漏了什么风声。
      他迅速地把头探向后座,jonas同样迅速地用玫瑰花遮住了自己整个眼睛,拒绝和isak在这个尴尬时刻对视。magnus依然在装死,仿佛无声地向isak呐喊,不要责怪我,我现在很心碎。
  
      耶稣上帝,或者圣母玛利亚,isak valtersen发誓他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男朋友身边,就算是和even窝在一起听上一下午的Gabrielle,都肯定比现在强一百倍。
  
      焦灼时刻,后座传来了一声清脆悦耳的短信提示音,是magnus的手机。
      Jonas看着magnus在打开手机查收短信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活了过来。
      
       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magnus的开口根本不能叫做解围,isak更愿意管它叫雪上加霜。
  “even在他俩第一次去酒店开房的时候全裸着跑到大街上了。”


  “噢……”  
       瞬间寂静的车厢内,Fossbakken先生小小地抽了一口气。isak有理由相信他现在拖着magnus一起跳车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你可一开始就碰上了炼狱级”
  “哈?”
  
      没有预料到Fossbakken先生的回答方式,isak又一次瞪大了他无辜的双眼。  
  
      “所以你是怎么应对的?”
   Fossbakken先生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有兴趣,但他仍然选择用一种非常稀松平常的口吻接着提问道。
  
      现在isak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
      事实上,要不是今天这个诡异的场合,他很少有机会回忆那个夜晚,他也几乎没同任何人好好聊起过。没有合适的人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只想尽可能地好好保护even。


      但也许今天就是合适的时候了。
       Fossbakken先生可是一个离自己近在咫尺,并且有着近三十年的,和bipolar患者亲密相处经验的男人。


       isak粗略地向他说明了一下当天以及后来的种种情况。


       听完他的叙述后,Fossbakken先生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isak从当中看出了一种欣赏,以及一种相似性。


      他的感觉是正确的,因为Fossbakken先生的回应是,
      “isak,你做得很棒。但我想再问一个问题,你现在对于这件事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isak感到自己开始适应现在的状况,他的尴尬感在无形中被Fossbakken先生从容的态度缓和了不少。这是前所未有的。
   
      于是他也给出了一个最坦诚的答案,
 
     “我喜欢看到他笑。当他再次笑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发生过什么都不再重要了,因为整个世界已经重新亮了起来。”
   
     “哇喔,这句话我们应该录下来,我无法想象even听到该有多开心!”
      上帝作证magnus确实是因为感动才发出了这句感叹,这简直比上次的“isak和even,每分每秒”还要适合搬上nrk,他由衷地觉得整个挪威人民都会为这两个可爱的男孩子的爱情感动。


       但当isak直视着magnus天真无邪的笑脸时,却已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随他去吧,isak自我安慰道。
       这大概就是他平常老作弄magnus的惩罚。


       Fossbakken先生也笑了,他太了解自己儿子此刻的内心活动,并且他也有同感。
      他拍了拍isak的肩膀,语气听上去很欣慰,  
 “孩子,那么你已经通过这场考验了”


  车内的气氛渐渐活跃起来。
        Fossbakken先生开始和三个青少年随意地谈天,他是个很有些生活智慧的中年男人。
  他和isak聊起了一些bipolar的事,尽可能把自己知道的都倾囊以授。
 
  “可是其他人都说……不,我查了很多资料,上面都显示躁郁症是终身难以治愈的,医学界对这个病也并不乐观。”
  
         isak问了一个听上去有些消极的问题,但其实这不是他最想知道的那一个。
         isak更想问Fossbakken先生这三十年是怎么和他的bipolar妻子相濡以沫的,但他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同时,他也有点儿害怕得到的,是关于“忍耐”一类的答案。
  
        而幸运的是,Fossbakken先生的回答要比那睿智得多。
  
       “不仅是isak,magnus,jonas,你们都需要明白,很多事情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明白真实的感受。无知的人才常常因为畏惧而去抗拒一切可能性。”
     
      “难以痊愈,尽管这听上去可怕,但我想说的是,magnus的母亲始终是我这一生遇到过最好的女人。isak,我相信你的男朋友,even,对吗?他也会是你一生中遇到过最美好的人之一。”


        isak愣愣地看着Fossbakken先生说这番话时,嘴角无比柔和的笑容。他感到自己心中那块儿一直紧绷的地方也在渐渐塌陷。
  
        “我们永远也无法体会抵抗着bipolar去深爱一个人有多么难,可是他们却做到了。”   
     
         一种淡淡的,酸涩的幸福感在isak心中涌现出来。
  
         他又想起了even的笑。


下午1点50分


  白色特斯拉在海边码头来回转了三圈,最终在一个看起来已经十分古老的木头渡桥边停下。
  “嘿!是妈妈!”
  magnus迅速摇下了车窗,可以看到渡桥的尽头坐着一个蓝衣女人。
  
        “好了,男孩们,回去的车钥匙接下来就交到magnus手中吧”
         Fossbakken先生说完这句话,把钥匙扔到了后座的儿子手中,无比流畅地打开了车门。
  
         isak和jonas再次面面相觑,唯独magnus十分顺手地接过了父亲手中的钥匙,他正打算换到驾驶座。
  
        “嘿?!!等等,magnus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Fossbakken先生接过了jonas手中的玫瑰,解放了他的双手,并且潇洒地走向渡桥以后,车内三个难兄难弟终于重燃压抑已久的战火。
  
        “如果你爸爸早知道你妈妈在这儿,为什么早上你还给我们发了那么多要死要活的求救讯息?”
  
       “嘿,冷静点两位哥们儿,我当时确实很伤心,很绝望,很需要你们的陪伴,但是也没到寻死觅活的那个程度嘛。况且我深信,我爸总能把我妈找回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事情每一回都这么结局。还有你们知道吗,刚刚在车上vilde终于回复了我的信息!她原谅我了,噢,她真是我的女神!”
  
       尽管magnus力求尽善尽美地向他的好兄弟isak和jonas解释一切,但无可避免的是被从副驾驶跨过来的isak和失去了玫瑰花牵绊的jonas一齐按到玻璃窗上胖揍一顿。
  
        三个大男孩闹得不亦乐乎,直到magnus大笑着求饶,


       “嘿!嘿!……伙计们,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但是,isak,你看,那难道不是你有生以来看过最美的场景之一吗?”
  
        气喘吁吁的男孩儿们顺着整个脸都挤在玻璃车窗上的magnus的视线,向远方看去。


  渡桥的尽头,捧着大束玫瑰的中年男子默默走到了蓝衣女人身边,在她身边静静坐了下来。
  他们的背景是无尽的,碧色的大海。  
  
         “我爸常说,可以抵御疾病的,还有多年的爱和习惯。这句话送给你,isak,今年份的圣诞礼物”


  
下午16点20分


 
  “按照我的推测,他会陪我妈一起在海边散会儿步,再搭最后一班巴士回家”  
  
        车技惊人的小Fossbakken先生在回来的路上彻底恢复了活力,反倒是jonas和isak,从天亮活活折腾到天黑,几个小时的长途车程让男孩儿们精疲力竭,昏昏欲睡。


       直到白色特拉斯刚刚驶进市区时,城市里因为平安夜而格外耀眼的灯光让isak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他整个精神都紧绷了起来,
  
       “嘿,我想起来我忘了什么,现在几点了?!”


        isak从口袋里胡乱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他的大喊成功惊醒了后座的jonas。  
  
        “四点了哥们儿,回来的路上我们居然会赶上塞车,真不愧是平安夜!” 
        magnus仍然回答得很雀跃,他丝毫没感染到身边isak此刻犹如地狱一般的心情。
  
       “嘿,isak,你还好吗?”
        jonas最先注意到isak的不对劲,从刚打开手机那一刻起,他就开始不停地给谁打着电话。


  “不……一点都不好,even给我打了五个电话,我们约在了四点整,但我却该死地忘了!我一个电话也没听到,而我现在打过去他已经不接了!”
  
        “嘿,嘿,兄弟,你先冷静下来,也许他只是没听见,多打几次试试”
  
        “对!我们马上就到Youngstorget大街了,马上!”
  magnus也紧握方向盘,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了一个交通灯。
  
  五分钟后,特斯拉终于驶向Youngstorget街口,isak和even约好的地方。
         even还是没接电话。
  
        大批人群纷纷涌入圣诞集市,因此入口处的行人寥寥无几,isak只是坐在车里便一眼就望遍了,
   even不见了,
        even不在他们约定的地方,
        而他是个迟到了快40分钟还不接电话的混蛋!


  isak的心脏像被扔进了一桶干冰里。
  尽管他努力掐着自己手心,告诉自己得冷静下来,得保持理智,但一颗心还是在不断,不断地下沉。


        就在isak即将往最坏的地方考虑时,他的手机重新响了起来。
     
        那可能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乐声。


        与此同时,jonas拍着车窗大叫了出来,  
        “是even!”
 
        “嘿,我也看到了!就在那儿,even正朝这儿走过来”
         magnus立马拉下了刹车。
  
        来不及再多做一句回答,isak在magnus停下车子的一刹那便打开了白色特斯拉的车门,他飞快地,看上去有点不顾一切地向茫然矗立在街口的爱人跑去。
  
         even正好好地站在他们约定的位置,他今天穿了一件牛仔蓝外套,带着那顶酒红色毛线帽,看上去温暖而明朗。


         even也看到了isak。
        在两人还差几步距离的时候,isak忍不住用力扑了过来,even把他接了个满怀。


        “太好了,你看起来很安全”
  这句话是even说的。他面带笑容,替isak抚了抚他跑得乱七八糟的发丝。
    
        isak什么也没来得及说,他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冰凉的额头贴到了even温暖的颈间。
        他从来没想过他会如此渴望另一个人的温度。


       他们紧紧相贴的胸膛处传来彼此稳定而有力的心跳,isak慢慢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他语气里有一点儿哽咽的苗头, 
      “你打了五个电话给我,对不起,我在车上睡着了,所以……”
  
      isak还想解释更多,even却把手从发梢转移到他的脸颊上,他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isak因为奔跑而变得滚烫的肌肤,
  
      “嘿,little boy,没关系。我只是怕你饿了,所以在等你的时候顺便去买了两个麋鹿肉汉堡。除了太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我保证我什么也没做。” 
  
      isak低下头看了看even的左手,他果然还提着圣诞款的小汉堡包装袋。


      在街头张扬的彩灯下,他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爱人。然后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搂住even的脖子,在他脸颊上来了个响亮的亲吻,


      “谢谢你,你真好”


  也许是他的错觉,但isak总觉得直到这一刻,even本来还有些轻微颤抖的手才彻底恢复了平静,他们终于重新获得了安全。 
  
     他的呢喃也不知不觉从紧绷变回了松弛,
      “even……evi”   
  
      在这个绵长而温暖的拥抱里,Fossbakken先生的另一番话悄悄在isak脑海中冒了出来,
  
     “普通的情侣有可能一方更爱一方,从而相伴一生也没问题。但如果你的伴侣是bipolar患者的话,那么你们一定要保证,始终,同样地深爱对方。只有这样,在他走到悬崖边的时候,才会因为想到你而勒住缰绳,也只有这样,你才有信心一次一次将他带回你的身边。”
  
      “嘿,boy,我感觉你今天尤其爱撒娇”
    even嘴角上翘的弧度更深,他缓缓地用自己的鼻尖去蹭着isak总是软得过分,像颗小橡皮糖的鼻尖。  
  isak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在这个eskimo kiss结束以后,就从even怀抱里退了出来。
       他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度了,
       但还是故意装出理直气壮的语气,他这么做的时候总爱微微向后仰起头。


  “你居然不知道原因吗?那当然是因为,今天是平安夜!”
    
         “嗯哼”
         even挑了挑眉毛,这个理由显然很牵强。他看着isak微张的嘴唇,知道帽子男孩儿肯定还有些话要说,
   
         “嘿,我就知道你在等我先说”
          isak看他一脸无辜地朝自己放电,忍不住朝这个撩人的罪魁祸首胸膛上推了一把,说道。
    
         虽然isak努力撇着嘴,皱着眉,却还是被嘴角止不住的微笑弧度出卖了。
        挤眉弄眼的小男孩总是能惹得even哈哈大笑。
    
        不,并不是一定要他先说。
   
        “i love you”  
  
        刚想找到先说这句话的是谁,他们发现两个人最终异口同声。
        于是交换了一个无比甜蜜的深吻。
   
        “Mannen i mitt liv”
        even凝视着isak,用手指温柔地勾勒了一下他嘴角的弧度,接着,把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放到了自己胸膛前的位置。
 
   当然,还有一些事是isak很久以后才会知道的。  
          比如,在经历了那五个石沉大海的未接来电后,有一瞬间even的确快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焦躁情绪压倒了,他也回忆起了那个黑暗的夜晚。


        但幸运的是同时回想起来的,还有isak和even在一起的,更多个宁静的清晨。
  
       他始终忘不了那个静静躺在他身边的男孩儿,每一次呼吸都显得那么小心翼翼。
        忘不了他倔强地,哽咽着告诉自己,
       “我没有伤心”
     
       Fossbakken先生是正确的,
   
      isak,他会为你在悬崖边勒住缰绳。


晚上8点20分


  经历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平安夜,isak现在终于达成了自己一整天的夙愿。
        他成功地做到了和even相互依偎在温暖的被窝里,等待那台已经为他们播放过很多不同电影的笔记本电脑,来播放今晚的这部圣诞必看影片,
    
     《真爱至上》。  


  而在even挪动鼠标调节音量的时候,isak的手机适时地震动了起来。
        他点亮屏幕,跳动的是他和magnus的对话框。
       上面显示magnus刚刚给他发来了两张图片,并且说道:


  老爹让我把这张他刚刚从床底下鞋柜里翻出来的照片拍下来发给你。
  谢谢你今天的帮忙,祝你和even圣诞快乐,伙计。


  图片加载到100%的时候,isak发现这是一张棕色老照片的正反面。
  正面仍然能看出是mangus爸爸和妈妈的合照,不过这张照片上的他俩,看起来和现在的isak一样年轻。
    背面则不知道是夫妇中的哪一个,用黑色钢笔写了一行漂亮的花体字,


  isak看到那行字时愣住了,


        因为那行字写的是,


  “谁说一个人不能在他的17岁就遇到一生挚爱呢?”
   


   “看什么呢”  


         看见小聪明鬼isak难得地对着手机屏幕发呆,even凑了过来,把头靠在恋人的肩窝处。  
   
         isak想了想,把仍然明亮的手机屏幕举到了even的面前。


        他们一同看着这两张照片,他们一同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 ( 1853 )

© Ac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