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tebook 秀恩爱特别篇

啊啊啊啊啊甜到飞起啊啊啊啊啊笔芯一万次!!!

小汉堡和小豆蔻:

Showing Off
字数:8619


summary:尼森有一个奇妙的传统。


2017年1月16日
礼拜一
返校日


      
中午11:50


  
女孩儿们坐在教室里闲聊,现在已经到了下课时间。
    
“noora,你觉不觉得这有点不公平?”
eva撑着下巴,叹气道。
  
“什么?”
  
“我和jonas在一起时才一年级,根本不够资格。而你和william在一起时是夏天,炫耀日却只在圣诞假结束后举行,所以你们俩也当不成年度情侣。结果我们这帮人里,居然是isak,和他帅气的男朋友even,首先成就了这一点!”
 
昨天晚上,尼森炫耀日的组委会,好吧,说是组委会,其实也不过是些好事的三年级生,在facebook上公布了尼森2016年的年度情侣——isak和even,同时也是2017年炫耀日的主角。
  
eva总觉得isak在自己心目中还是过去那个看起来无忧无虑,实际上却藏着一大堆坏心眼的小弟弟。
  
现实却无比残酷,isak已经找到一个无比帅气又无比爱他的男朋友,而自己还是单身。不仅单身,chris走后,连个像样的勾搭对象也没有。
  
“嘿,girl,冷静一点,你对这个年度情侣和炫耀日好像很在意?不觉得这个传统真的很烂吗?在一对情侣中选出一个去连续湿吻10个陌生人,还是当着他伴侣的面……只有nico他们那一届才会开创这种无聊而又充满恶意的传统”


女孩儿们口中的炫耀日传统,尤其是这个“让情侣接吻十个陌生人”的大冒险,正是从noora的(前)男朋友william,的哥哥nico那一届流传下来的。


至今为止,过去三年被选为年度情侣,并在炫耀日上完成大冒险的三对情侣中,两对都已经分手了。
    
“不要那么认真嘛,我觉得我就完全可以接受这项挑战啊”
  
“你那是和jonas分手后才变成这样的”
  
“好吧,随你怎么说。但是这也没办法啊,一切已成定局。谁让isak的instagram点赞数高得那么离谱!而社交网络上po出的情侣合照点赞数,恰巧就是组委会最重要的评选依据。”


好像怕noora不相信,eva又点开手机那一页举到对方面前,惊叹道,
“这可是14w!14w!而我们谁都没有数错一个零”
  
“虽然我也觉得这数字匪夷所思,但你待会要是见到isak,最好别在他面前提炫耀日的事。昨天晚上我们在合租房甚至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就为了帮助isak和even想出个好招,毕竟,谁都不想害他们俩被全校孤立”
  
“这样的会议居然不叫上我!另外,isak我还能理解,可是那个even,他看起来对这些事应该会很酷吧”


“我不叫你是因为jonas也在,而你最近和他又有点不清不楚的,所以,我不想让你尴尬。然后,even看起来确实很冷静,昨晚他一直安慰isak来着,要知道一开始他没出现的时候,isak简直因此烦透了。”
  
“哇喔,他们真是甜蜜的一对”


eva挤眉弄眼地撞了撞noora的肩膀,她记得上次她们一起讨论isak的恋爱故事,还是在怀疑他和男chris之间是否有任何不正当关系。


noora当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于是也笑了,不过紧接着又正色起来,
  
“谁说不是呢。好了,我待会还有个约会,鉴于sana今天请假,而vilde正和magnus打得火热,我想你不得不独自解决午餐问题了”
  
“啧,真不够意思,那我起码要比你先一步离开教室!”


说着,eva故意飞快地起身离开座位,在出教室前对noora摆了个可爱的鬼脸。  
 
  
中午12:15
  
  
可怜的,惨遭朋友抛弃的Eva Kviig Mohn孤独地走在去餐厅的路上。
  
巧合的是,她在路过二年级那排储物柜时碰到了另一群人,vilde,magnus,jonas,mahdi,还有isak!他们都在一起。


isak站在最中间,以他为中心,一群人正用龟速移动着。
看上去前两天的足球比赛给可怜的小男孩儿isak带来的伤害仍然没有减退,他挪动得很艰难。
  
“Hi,eva”  
先发现eva并冲她打招呼还是jonas,而vilde和magnus正旁若无人地腻歪着。
  
“Hi,jonas,那个……真巧,我是说,既然isak脚受伤了,走得又这么费劲,干嘛不让你们中的一个,比如magnus背着他去餐厅”


“对,eva,就像你说的这样,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提议的,我根本不可能会因为这种理由嫉妒,对吧,可isak就是不让”
vilde回答了这个问题,一边说着,她一边象征性地在magnus肩上捶了一拳。
  
而magnus则照常用那种饥渴而又充满爱意的目光凝视着女友,
“whaoo,小猫,你脑子里居然有过嫉妒这个单词”


除了他们俩,在场其他人都不约而同露出一副被恶心到的表情。mahdi甚至夸张地扶住储物柜开始假吐。
    
还是jonas最正常,他又一次站了出来,解释道,
“是isak,他不愿意接受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背部,可能因为他觉得被人背是个娘炮的动作?”


isak翻了个白眼,他看上去非常无奈,
“我没有说娘炮这个词……我只是,哎算了,随便你们怎么说” 
     
“那even呢,怎么没看到他陪着你?在你脚还受伤了的情况下”
eva这才想起,今天并没见到isak那位赏心悦目的男朋友。  
  
“呃……我又不是瘫痪了?况且开学日他很忙,很多人都想见他一面”


从isak的回答中,eva深刻意识到了他俩的差别。至少,她如果腿断了,一定会希望男朋友时刻在身边的。不过isak却只是扬扬眉毛,耸耸肩,一副我自己也完全ok的样子。


闲扯了一阵子,eva还是拒绝了jonas和vilde让她共进午餐的邀请,她发现自己确实不太自在,对于现在和jonas待在一起这回事儿。


大概真的被noora说中了。


但走之前女孩儿又想到了什么,
“对了,待会我们有节共同的声乐课,你可别忘了,下午见,isak”


“下午见,eva”
isak又露出了他的招牌动作,挥手的时候,手心与眉毛同高,帅气的告别方式。  


下午15:00


懒散又无聊的声乐课上,eva给迟到的isak提前占好了座位。
 
“Hi,eva” 


“Hi,isak”


isak几乎是踩着上课铃才挪进教室,eva坐在窗边最后一排,有些不忍直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
他还是需要有个人照顾一下的,她心想。
  
等isak走到自己身边,eva贴心地替他把椅子拉出来。isak笑笑,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笨拙。
  
当eva刚想和他聊上几句时,又被可怕的声乐老师点到名字,让她领唱上周学习的凯尔特歌谣。
  
eva尴尬地从包里抽出乐谱,低头就能看到isak正撑着脑袋,在老师看不到的地方偷笑。
  
等到全班大合唱开始以后,isak反而又变得无所事事起来,但却不像是noora说的那种,对今晚要发生的灾难充满紧张的样子。


他就只是无精打采而已。
  
后半段声乐课里,老师让大家分组自由练声。
eva刚想戳戳isak让他从瞌睡中清醒过来,陪自己聊聊天。
但isak其实并没睡着,他只是在桌上立起的乐谱架掩护下,做起了小抄。


eva于是悄悄凑近男孩儿身边,看看他在写些什么。如果是日记就太好了,她心想。
  
“过客?春天?战争?你老实交代你到底是谁,我认识的Isak Valtersen可不会写诗!”


isak难得在eva面前表现得像只受惊的兔子,他猛地把那张小抄揉成一团,然后扔进书包里。
 
“我只是随便抄一下自己看到的句子”
  
“好吧”察觉他不想对此多说什么,eva于是转移了话题,
结果她还是没忍住问了noora特意提醒过的那件事,


“对了,你还好吗”
  
“啊?”isak揉揉眉心,眼神茫然。


“就是今天晚上的事,炫耀日”
  
“喔,那个啊……还行吧”
  
“你看起来很淡定嘛”eva撞了撞isak的肩膀,对他眨着眼睛微笑道。
  
“even昨晚说他觉得会有解决办法的,所以我就相信他了。”isak耸耸肩,表示理由就这么简单。
  
“他能这么轻易就让你变得轻松起来?真不可思议!我记得以前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和jonas哄上一天都没什么效果”
  
“呃……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那么难搞?even确实让我改变了很多。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他没能想到解决办法,我会亲自搞砸这个活动。”
isak十分肯定道。
  
“所以你们俩当中到底谁被抽到了去完成大冒险,你已经知道了?”
  
“对,vilde刚刚发短信给我,说她弄到了一手消息”isak晃了晃握着的手机。
  
“是你?”
  
“even”
  
“噢,那可太糟糕了,比抽中你更糟糕。”eva说完,豪放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
  
isak被她的动作逗笑,忍不住问道,“怎么说?难道他看起来比我更大度?”


“不,不是这个事。是even现在在尼森的人气,简直高到可怕!第二个william?不,比那还夸张,william可没有那么多男性仰慕者。听说连penetrators都给他发了好几次入会邀请。所以,我是说,你得有点危机感”


听eva说了这么一大串even有多受欢迎的表现,isak心情变得大好起来。
    
“哈哈,他可不像看起来那么好撩。况且我有信心,除了我也没人能搞得定他”
  
说完,他对eva挑了挑眉,并且学着她刚刚那样眨了个眼然后微笑。


“噢~现在我深有体会了,单身人士能在幸福的小情侣面前承受多大的伤害。对了,你刚刚说要搞砸这个活动,不怕那些高年级带头孤立你们吗?”
  
“也许别人会觉得我不想参加这项活动,显得非常小气,或者不够信任自己的伴侣。但实际上,这在我看来真的很无聊,就像非得为了证明什么而去勾搭别人,虚伪透顶”


isak抓了抓自己从鸭舌帽边缘露出的卷曲金发,表情严肃且认真,接着他又问道, 
   
“而且孤立,什么叫孤立,jonas,magnus,mahdi,包括你,你们会因此离开我或者不理我吗?”
  
“god!当然不会”


“so,life is chill”
  
听完他的回答,eva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isak,直到把他盯得不好意思。  
  
“天呐,isak,我从未觉得你像此刻这么酷”
  
“谢谢,我一直都超级无敌酷。但你现在才开始打我的主意也太晚了”


isak配合地做出个遗憾的表情,坚持了3秒钟,然后和eva一起大笑出声。
  
好在,宛如群魔乱舞的声乐教室里实在没人有空注意到他们这个角落。  
  


声乐课结束,也就是放学时间了。
eva和isak一起收拾书包离开教室。在经过布告栏的时候,eva眼尖地注意到了那张名单。
  
“嘿,你看,晚上被抽中的十个人名单出来了。虽然现在你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法,但我还是挺好奇哪十个人被抽中了,你不想看看吗”
  
“说实话,不想”
这张名单现在仍然是让人生气的存在。


“那我念给你听吧”无视isak的白眼,eva自顾自开始念那张名单,“rufus,adam,ika,ann,maya,jacob,vilde……vilde??”


eva瞪大了眼睛
    
“vilde???”
    
isak也瞪大了眼睛,然后爆笑,
  
“fuck!哈哈哈哈,magnus现在肯定已经疯掉了,我决定对他保密我和evi的计划,让他抓狂去吧,这实在太妙了!”


“哇喔,evi,你们可真甜”
eva显然抓错了重点,她此刻的笑容让isak觉得甜腻到恶心。
  
“你刚刚什么也没听到”
isak只能翻个白眼让自己冷静一下,他发誓他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脸红。
  
“所以你现在要抛下我,一瘸一拐地去找你的evi了吗”
eva仍然在那样笑,不肯轻易放过isak。
  
“是的!上帝,是!我现在就去找他了”
isak一副“现在你满意了吧”的表情,实在让人忍不住逗他的冲动。


但是,Isak Valtersen毕竟也不是只吃素的兔子,正相反,他是个有仇必报的小恶魔, 
  
“eva,在我们分别之前,我是说,既然那个男chris都已经毕业了,你也应该重新找个稳定的对象,高中生活还很长,比如……”
  
“比如什么,你有推荐的人选?如果像even一样帅我就勉强考虑一下”  
  
“不,你想得太美好了,我只是想说,jonas最近也单身,所以,你懂的,哈哈哈哈”


“oh,god!isak,你他妈的真是个小混球!”
  
    
晚上20:00
  
     
尼森的炫耀日party在体育馆举行,入场方式是每个学生在左肩佩戴的特制姓名条。
  
party同时也是为了庆祝新的一年开始,所以当然不只有年度情侣的大冒险环节。   
但很显然的,所有人都在期待最后这个项目,这是每年的重头戏。


eva,noora,vilde,magnus,jonas,mahdi,他们都坐在前排。
  
isak和even作为今晚的主角则有些姗姗来迟。
  
isak还是和eva下午见到的样子差不多,他穿着驼色的毛呢外套,不过取下了帽子,露出一头柔软而张扬的金发。


但今天的even, eva还是第一次见到,于是noora又听到她在自己耳边大发感叹,
  
“我知道了,现在我除非找二十年前的莱昂纳多当男朋友,不然肯定输给isak了!”  


顺着eva的视线望过去,台中间的even,今天其实并没有特意打扮什么。
  
他只是带着黑色鸭舌帽,穿件深蓝色连帽卫衣,但配合上他高挑的身材,这看上去无比随意的搭配就具有了难以想象的杀伤力,黯淡的色彩也变得耀眼起来。


even和isak此刻看起来都很放松,稍有不同的是,even是从脸上就一直挂着笑容的那种,而isak则是微微皱着眉头,把对这项游戏的不屑都写在了脸上。


不难发现,even一直有意无意把自己的身体作为isak的着力点,大概是考虑到对方腿受伤的缘故。这就导致他俩看起来总是站得非常近,到哪里都贴在一起。
  
主持人对这对年度情侣稍作调侃后,就开始从台下召集那十个幸运儿,念到vilde名字时,eva这边坐着的人们都开始疯狂大笑。
 
因为看着magnus一脸天真地悲伤和愤怒,实在是太他妈的有趣了。
  
“magnus,你想好待会怎么冲上去分开even和vilde了吗”mahdi问道。
  
“我早就做好准备了……但,这不是最让我伤心的一点”magnus说着,捂住了脸。
  
“他最伤心的是vilde让他千万不要上去搞破坏,她觉得能被even这么帅的人吻一吻也挺不错”
jonas刚解释完,就和mahdi一起笑趴在地板上。
 


“嘿,你们看,我印象中三年级的jacob好像不长这样?”
  
“天呐,带着jacob姓名条的是louis,我们班的louis!”
  
“我的神呐……louis真是勇猛,并且锲而不舍”
  
“怎么说”
  
“你们不知道吗,louis暗恋even很久了。居然能做到买通jacob跟他交换姓名条,真是无敌了”


听到隔壁isak班几个女生的讨论,eva,jonas一伙人笑得更嗨了,就连noora也被他们感染,无奈总结道:
      
“虽然这么做的确有些愧对我们台上的两个朋友,但,今年的炫耀日实在是太精彩了一点”
  
就在台下一片喧闹时,台上的十个幸运儿已经依次站在了isak和even面前。
剩下的就是等待主持人发出口令,宣布今年的炫耀日大冒险正式开始了。
  
“三”
  
“二”
  
就在主持人连同整个体育馆的观众们一起倒数“一”的时候,even终于离开了isak身边,走向那十个人中的头一个。
  
even走到那个叫做maya的女孩面前,两人的身高差距让他几乎是用俯视的角度看着她。
even微微弯下身,然后靠近她,就在女孩儿激动地闭上眼的那一刻,
 
“唰”


发生的事情却是,even轻轻撕下了她左肩的姓名条。
  
“不好意思” 
他挑了挑眉,十分歉意地笑笑,然后利落地经过了她,走向下一位。


场馆里的气氛一瞬间冷却到冰点,所有人都被even的动作惊到了,只有他身后站着的isak不这样。
男孩儿的嘴角开始偷偷上翘,这是他今晚第一个完全的笑容。
  
接下来的五位幸运儿也无一幸免地,依次被even礼貌地撕下了左肩的姓名条。不过他们的反应都很友好,毕竟,不管是吻人还是被吻,都是迫于压力。
  
被这种从未出现过的场合惊呆了,主持人就像第一个女孩儿,充满期待的maya那样,完全愣在原地。
  
何况这一切实在发生得太快,好像只有一瞬间,十个人就剩下四个了。


第七个就是带着jacob姓名条的louis了,even经过他的时候特意多停留了一会儿,微笑着说道,


“谢谢你提供的灵感”


然后才撕下姓名条,没忘了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
  
最后一个是vilde,她甚至都没等even走到自己面前来,就先自己把左肩的姓名条撕下了。
  
在even走过来时,vilde微笑着将自己的姓名条递给他,他们友好地交换了一个拥抱。
然后,vilde才转过头去,对着观众席上自己的傻瓜男友眨起眼来。
  


现在Even Bech Næsheim手上有十张姓名条了。
  
场馆内的观众们重新骚动起来。
如果even敢在此刻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把这十张姓名条撕个粉碎,那么这无疑预示着尼森今年将拥有一个非常糟糕的开头。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我看错了吗……还是我眼花了?” 
  
“noora……你看到了吗,我就说炫耀日是有它存在的必要的,一定是为了等待这一天,这一对!”


“fuck!我能预感到,下星期所有学生都会开始感叹:三年级的Even Bech Næsheim和二年级的Isak Valtersen是整个尼森最酷的一对!”
  
“只有一个问题,你们觉得,isak事先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吗?”
  


isak知道吗?这个问题可不好说。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不,都能看到的是,even并没有撕掉,扔掉,或者对那十张姓名条做出任何过激举动,他只是转过身,而isak始终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所以他们很轻易地就再次相遇了。
  
然后even便把自己手中所有的姓名条,一个一个地贴到了isak身上,


每贴上一张,他就亲吻isak一下。
  
这个举动让整个体育馆瞬间沸腾起来,一部分人陷入震惊当中,而另一部分人则狂欢起来。
  
在isak身上的姓名条增加到第四个时,台下的jonas和magnus开始带领着人群替他们的亲吻计数。


这一刻,整个尼森的学生们都在为这对打破了炫耀日传统的年度情侣叫好。
  
在还剩下最后三个吻,不,是最后三张姓名条时,台上又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isak从单纯的接受者姿态变得主动起来,他略微踮起脚,揽住even的脖子,然后献上自己的唇。


成功地把even前面那7个蜻蜓点水似的啄吻,转换成最缠绵的,爱人间才独有的湿吻。
  
他的脸前所未有地烧红着,而even很快就回应起来,他们都有点沉溺其中,因为周围的气氛是这么的热烈且高涨。
  
在最后一个吻的间隙,even趁isak停下来喘息时笑着,悄悄附在他耳边说道,
  
“既然是炫耀日,那就炫耀个够吧”
  


晚上22:35  


今年的返校日活动结束了,学生们纷纷从体育馆离开。  
由于明天还得上课,所以不到一会儿,学校里已经非常冷清了。
  
noora和eva站在校门口的雕塑旁告别,女孩儿们聊着今天noora的约会,也聊今天晚上体育馆的盛况。
  
就在她们笑成一团时,eva的注意力突然被不远处的另一对人影吸引了过去。
  
那交叠的身影,看起来很像是一个男生背着另一个男生,慢慢地穿过夜晚的尼森校园。 
   
竭力辨认了几秒钟,eva无比确信地告诉noora,那就是even和isak。


“这下你回去可以好好嘲笑isak了,白天他还拒绝任何人背他呢,现在我明白了,他只是愿意呆在even背上而已”    


“天呐,这简直不可思议,不过我想even大概只是把isak背去车站,至少当他们回家时,isak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的。因为eskild一定会借此取笑他个够” noora摇头微笑道。
  
“哎,去年夏天我们还在怀疑isak和penetrator chris的关系,而冬天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男朋友,还是最好的那一个。”  


“不过你觉不觉得,从现在even背着isak的样子看来,他们根本不像是刚刚才在尼森制造了那么大混乱的一对”  
  
“哈哈,不过现在也很好啊,平凡,但却因此更可爱的一对”
  
 
晚上22:50


  
even停下了一会儿,又把isak抓得更紧了一点,以防他老是乱动然后掉下来。


一边这么做,even感叹道,
“宝贝,这回那500块你真得分给我一半了,世界上怎么会有人需要背着自己的助理赶一趟夜间巴士呢”
  
“嗯哼,背助理当然不可以,但你背的同时也是你的男朋友,所以一切顺理成章”
isak的双手本来就搭在even胸前,现在更加不安分起来。
男孩儿一边说着话,一边还替even配上各种怪动作。 
   
even笑着握住他在自己胸前乱动的手,把它们交叠在一起放好。
“好吧,但你不能老是乱动。你知道的,你最近长胖了,所以背起来有点儿费劲”


“what?”帽子男孩儿的语气听上去不可置信,“距离我扭伤腿才过去四天!一定是你该健身了,不要老待在家里。”


“而且我的腿早就好得差不多了,我跟你说过,只是一点小伤”


“好吧,看来是我小题大做了?那现在从我背上下来怎么样?”
even说着,真的又停了下来,装作要把isak放下的样子。


“不,你知道的,网上说负重走路可以矫正不良走姿”
isak像只树袋熊一样立马又缠了上去,不肯从even背上下来。


“哈哈,好吧。不过待在我背上还要抱怨我的走路姿势,你真的不要命了”
even说着,故意走得更加夸张起来,这回可把isak颠簸得够呛,他开始大笑着求饶,
  
“好了宝贝,我错了,这样下去你真的会累坏的。对了,今晚我还要补上这两天由于过分焦躁而漏掉的笔记”
  
“嗯……你确定要今晚睡前看那两篇?”
even听他突然提起这个,有点惊讶,同时也无奈地笑了起来。
  
“你做了什么?嗯?”
isak听出他话中有话,从身后揪住even后脑勺一缕发丝,一脸怀疑道。
  
“写了写我的悲伤往事?”


“嗯哼,那段时间我也挺悲伤的”
  
“那我们回去要一起伤感一下吗?”
  
“现在肯定都伤心不起来了。而且就算回忆再坏,只要一回头看到你坐在床上看书,打游戏,或是干些别的什么,我就很幸福了”
  
“宝贝,你太容易满足了”
even成功被逗笑了,但他知道isak说得很对,因为他也有这种感觉。
  
“宝贝,难道你不是吗”
isak模仿着even的声音,沉着嗓子,摇头晃脑地问道。
  
“我也是,当然。不过回忆本身就有美化作用,再痛苦的事情一旦变成了过去,痛苦就会减轻。更不用说这些回忆都跟你有关,所以无论好坏,都值得珍藏起来。”
  
“baby philosopher”
isak说着,在even脸颊吻了一下。
  
“and u like it”  
even大笑起来。


  
   
end.

评论
热度 ( 2345 )

© Ache | Powered by LOFTER